苏州西山游记,推荐西山农家乐

本站原创 0 条评论 2018-11-28

上周末,前往苏州西山,与来自四方的朋友小聚,相携游玩,对所见所闻颇有感,写此文留作纪念。

我们一行四人驾车由上海出发前往西山,下高速后进入环太湖大道。远望太湖被一片薄雾笼罩,看不真切,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水波,高速公路的一边长着各色小花,点缀在丰美的水草中,分外好看。车前行,穿过太湖大桥,驶入西山景区。将入景区,迎面扑来鲜明的生活气息,人来车往,语笑喧阗,络绎不绝。再往古村,喧闹声渐远,路边的林木高了起来,可以看到远山苍翠的轮廓,进入古村口,长长的泥间小路,车辆便不能进入了。

中午与各方的朋友们在佳怡假日酒店(酒店式农家乐)相聚午饭后,大家暂且作别,各往兴趣之处游玩了,我们留在古村的一拨人,下午三点左右开始沿着古村向里步行。古巷里,脚下是石板路,曲折,狭窄,行人迎面碰到三轮车时,须贴着墙避让。沿途经过一户户小门,有些门里还住着人家,在门前或是墙边垒起捆好的柴枝、木块,有些因为年久失修变成危房,不能住人已经很多年了。也许是生活在现代化的都市中太久,这样的小户柴荆对我有着别样的吸引力,在路过一扇刻痕累累的木门时,我忍不住上前轻叩,在门前静静驻足了一会。千年时光溯洄,可曾有诗人因推门或是敲门苦苦思索?可曾有园主因爱惜被游客踩坏的青苔而久不开门?

穿过小门户,我们来到一处栖贤巷门,栖贤巷门,顾名思义,为居住过大贤的地方。听领头的赛夫大哥讲解,秦时“商山四皓”之一的东园公唐秉曾隐居于此,故此处得名东村。唐秉是秦末汉初时期著名隐士,为避秦乱结庐于山林,太祖皇帝刘邦立国后曾想网罗他,被拒,写《紫芝歌》以明志。静立巷门,我仿佛感受到古代先贤灵气,正从巷门飘然而来。时过境迁,星移物换,巷门内的柱子和板凳早已被风雨打磨成最光滑的质地,斯人已逝,那些鲜活的过往被覆上历史的尘埃,归于静默,或载入史册,或流于坊间,是非功过,自有后人盖棺定论。向前走过一段路,回望栖贤巷门,古老的巷门立柱,支起沧桑悠久的时光,不时有行人停留,在门内观赏谈天。走出古宅时,同行有人问,我们进来会不会打扰到老太太,一个声音顿了一会说,其实老太太已经被打扰了,在她生活的地方,每天都会有游人来来去去。

入夜,我们憩息在佳怡假日酒店。我回去倒头便睡,第二天早晨醒来,都在准备午餐了。我心里觉得好笑之余又有些遗憾,一个美好的西山上的清晨,就在我的酣睡中过去了。

下一篇:世界那么大,带你去苏州西山玩玩
上一篇:苏州西山一日游,农家乐推荐
相关旅游攻略
评论
返回顶部小火箭